诗词中的商丘(十八)

  来源: 商丘网—京九晚报

■主讲人:刘万华,河南商城人,商丘师范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,文学博士。

苏轼一生数经商丘,在商丘留下了诸多作品。相较之下,其弟苏辙与商丘的关系更为紧密。苏辙曾在商丘两度为官,留下了大量带有商丘元素的作品。这些作品有些写实,有些写意,有些重在记录当时商丘的自然景物和人文风情,有些则以景衬情意在伸张个人情怀。本期,刘万华副教授将在苏辙的众多作品中遴择数篇,为大家解读苏辙的人生和他眼中的商丘。

《追和张公安道赠别绝句并引》

解析:作品选自《苏辙集·栾城三集》卷一,作者为苏辙(1039年—1112年),字子由,号颍滨遗老。苏辙与其兄苏轼同榜(嘉祐二年,1056年)进士,官至尚书右丞、门下侍郎。宋神宗熙宁十年(1077年)至元丰三年(1080年),苏辙出任南京留守府签书判官;绍圣元年(1094年),授朝议大夫,分司南京。其两度为官南都(今商丘),饱览胜景,发为诗文,吟咏南都人文风物的诗歌百余首。苏辙著有《栾城集》等,今人曾枣庄、马德富校点《栾城集》(全三册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7年),陈宏天、高秀芳校点《苏辙集》(全四册,中华书局,1990年),较为通行。

此诗作于大观二年(1108年),是苏辙晚年对其与张方平交游的总结,即诗中所言“一生知己”。此诗更重要的价值在其序言的史料意义,作者在《引》详细回忆了与张方平从初识到“师友之交,亲戚之情”(《栾城后集》卷20《再祭张宫保文》)的过程。嘉祐元年(1056年),苏辙随父、兄赴京师,过成都,谒知益州张方平,一见以国士待之。嗣后,苏辙曾于熙宁三年(1070年)二月至四年八月及熙宁十年(1077年)至元丰二年(1079年)两度入幕张方平麾下,前者荐苏辙为陈州教授,后者荐辙为签书应天府判官。

两次入幕期间,苏辙不仅代张方平写了大量公文和应酬文字,而且也留下了大量的唱和之作。元祐六年(1091年) 十二月,张方平薨于南都,“问后事,但言伸意子瞻兄弟”(《苏轼文集》卷68《题张安道诗后》),将临终大事全权委托苏氏兄弟,可见对子瞻兄弟的充分信任。

《送张公安道南都留台》

解析:张方平与眉山三苏关系非同一般。其中,又与苏辙过从甚密。从熙宁二年(1069年)任三司条例司检详文字官开始,到元丰二年(1079年)被贬筠州这十年间,苏辙大多与张方平在一起,正如苏辙所云:“从公十年游”。

十年间,张方平对苏辙不仅屡屡救难且时时提拔,二人感情之深从苏轼的记载中亦可窥见。如《题张安道诗后》,苏辙在诗中充分表达了对张方平救难与知遇的感激,情感真挚。苏辙集中表达类似的篇章颇多,又如《张安道生日》,“今年见公商丘侧,祝君齿发老复少。岁岁不改冰霜姿,整顿万物俱安全”。

《将至南京雨中寄王巩》

河牵一线流不断,雨散千丝卷却来。

烟际横桥村十里,船中倦客酒三杯。

老年转觉脾嫌湿,世路早令心似灰。

赖有故人怜寂寞,系舟待我久徘徊。

解析:此诗作于熙宁十年(1077年)八月将至南京途中。熙宁十年二月,张方平移官南京留守,遂辟苏辙签书应天府判官。一方面是喜爱苏辙之才,另一方也是为了保护和安慰坎坷路上的苏辙。在赴任的泥泞道途中,苏辙寂寞无聊,感慨世路的艰辛,因之在细雨飘忽中倍加思念故友王巩,遂借景抒情,写下这首诗作感谢王巩以舟来迎。

《雪中会饮李倅钧东轩三绝》

众客喧哗发酒狂,逡巡密雪自飞扬。

莫嫌作赋无枚叟,且喜延宾有孝王。

雪花如掌堕阶除,剧饮时看卧酒壶。

半夜琼瑶深没膝,欲归迷路肯留无。

竹里茅庵雪覆檐,炉香蔼蔼着蒲帘。

欲求初祖安心法,笑我醺然已半酣。

解析:三诗作于熙宁十年(1077年)十二月,大雪中与众宾客会饮于应天府之倅(即副职)李钧的东轩之中。作者写雪——密雪飞扬、雪花如掌、琼瑶没膝,于雪而引发了对梁苑雅事的追慕——以李钧比孝王,而自比枚乘,绘声绘色地描绘了“众客喧哗发酒狂,逡巡密雪自飞扬”——对雪赋诗的欢快

豪兴之场面。

《寒食游南湖三首》

春睡午方觉,隔墙闻乐声。

肩舆试扶病,画舫听徐行。

适性逢樽酒,开怀挹友生。

游人定相笑,白发近纵横。

绕郭春水满,被堤新柳黄。

官池无禁约,野艇得飞扬。

浪泛歌声远,花浮酒气香。

晚风归棹急,细雨湿红妆。

携手临池路,时逢卖酒垆。

柳斜低系缆,草绿荐倾壶。

波荡春心起,风吹酒力无。

冠裳强包裹,半醉遣谁扶。

解析:这组诗作于元丰元年(1078年)二月十九日寒食节这一天。南湖位于应天府城南,不仅是府城的天然防御屏障,也是文人雅士休闲雅聚的好去处。由于刚刚经历了宦海沉浮,苏辙心情抑郁,在签书应天府判官期间,常常与友人雅聚于南湖堤畔,饮醇酒,赋歌诗,赏美景,当然也常常是苦中作乐,自我排遣。这一组诗虽然作于一切皆欣欣然的初春,表面是“波荡春心起,风吹酒力无”的欢乐场景,实则是苦中作乐,烦闷抑郁。

三首诗客观记录了宋代应天府百姓寒食节的民俗活动,士女们踏春、游湖,奏乐会饮,画面清新,清丽如画。苏辙集子中写到南湖的诗歌还有多首,如《除夜会饮南湖怀王巩》《河上莫归过南湖二绝》《次韵南湖清饮二首》《次韵文务光秀才游南湖》等,亦可参读。

《留守与宾客会开元龙兴寺观灯余有故不预中夜登南城》

灯引双旌万点红,倾城车马在城东。

使君行乐人人共,倦客安眠夜夜同。

梦想笑谈倾满座,卧闻歌管逐春风。

三更试上南楼看,无限繁星十里中。

解析:此诗作于元丰二年(1079年)正月,时南京留守鲜于侁与宾客

于元宵节前后赴开元寺观灯过节。诗作通过万点红的灯、倾城的车马、喧闹的人群、丝竹笙歌等描写了南京城元宵节前后的盛况,对研究应天府的民俗文化有重要的文献价值。

《和子瞻自徐移湖将过宋都途中见寄五首(其五)》

梁园久芜没,何以奉君游。

故城已耕稼,台观皆荒丘。

池塘尘漠漠,雁鹜空迟留。

俗衰宾客尽,不见枚与邹。

轻舟舍我南,吴越多清流。

解析:元丰二年(1079年)三月,苏轼在移官湖州时借道南京看望弟弟苏辙,在往南京的途中写下了《罢徐州往南京马上走笔寄子由五首》(《苏轼诗集》卷18)诗,苏辙赋此组诗和之。和诗亦有五首,这里选第五首。

诗作以梁园为描写对象,客观表现梁园“故城已耕稼,台观皆荒丘”的衰败现实的同时,更多地传达出了诗人在宦海沉浮中的无奈和凄凉。

《题南都留守妙峰亭》

我登妙峰亭,欲访德云师。

春阳被原野,濉涣含流澌。

未复桃李色,稍增松桂姿。

孑孑东来樯,冉冉将安之。

万物委天运,此身免奔驰。

怅然怀旧游,一丘覆茅茨。

清泠久沮洳,文雅空颓隳。

提携二三子,醉倒春风吹。

不见妙峰处,安知德云期。

南迁久忘反,有获空自知。

归来览新构,恍然发深思。

远行极南海,此地初不移。

酌我一斗酒,尽公终日嬉。

德云非公欤,树对欲无词。

解析:诗作于宋哲宗元祐元年(1086年)春,苏辙自外任入都,途经南京,登妙峰亭,访得道者,写下此诗。怀旧游之怅然,发思古之幽情。“清泠久沮洳,文雅空颓隳”——作为梁园盛景的清泠池、文雅台,或者湮没难寻,或者颓隳不见,诗人心情复杂,睹物思人,今夕对比,更增添了几分深邃的历史感。(首席记者 贾若晨)

【责任编辑:姬艳峰】